山东时时彩玩法|山东时时彩试机号

因“客觀原因”無法繼續履行合同?

2019-04-12 10:01:20 來源:中工網——《河北工人報》 作者:張莉慧

分享至手機

員工和用人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旨在規范和約束雙方,以便維護各自的合法權益。實際情況中,總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導致不能繼續履行勞動合同。因此,對于不能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爭議是一直存在的。到底是哪方不能繼續履行合同,對不能繼續履行的勞動合同爭議該如何處理?下面這起案例或許能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示。

事件

外籍員工服務期未到被停發工資

來自美國的約翰·維爾遜,于2013年11月進入我省某航空公司工作,擔任飛行員。雙方簽訂了自2013年11月1日起至2018年10月31日止,為期5年的勞動合同。合同約定,約翰·維爾遜為試飛中心飛行員,月工資為3萬元。約翰·維爾遜開始工作時,實發工資為3萬元。從2015年1月起,航空公司每月扣發約翰·維爾遜5307.30元,用于上繳個人所得稅。并從2013年11月起扣發其各項公司相關補助。2016年9月,航空公司阻止約翰·維爾遜進入工作場所、停發了約翰·維爾遜的工資,并提出解除雙方的勞動關系。

約翰·維爾遜于2016年11月20日,向勞動仲裁提出申請,請求裁決航空公司繼續履行勞動合同;補發其從2015年1月起至裁決生效之日止扣發的工資(5307.30元/月)、經濟賠償金(按扣發工資25%計算)。合計132682.5元;請求裁決航空公司補發2016年9月至裁決生效之日止的工資(按勞動合同3萬元/月計算)和經濟補償金(按照工資25%計算),合計15萬元;請求裁決航空公司支付約翰·維爾遜執照年檢和體檢及工作簽證的相關費用,金額為41193元;請求裁決航空公司為約翰·維爾遜補繳從2013年11月至裁決生效日止的社會養老保險費、社會醫療費和失業保險費及滯納金。

隨后,航空公司向勞動仲裁反申請仲裁其與約翰·維爾遜的勞動爭議。航空公司請求仲裁委裁決解除雙方的勞動合同關系。勞動仲裁受理后,依法于對案件進行合并處理,組成仲裁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單位稱“客觀原因導致合同無法繼續履行”

仲裁庭上,航空公司辯稱:約翰·維爾遜與航空公司于2013年10月30日簽訂了勞動合同,約定申請人從事公司的飛行員工作。2013年11月6日,國家相關部門出臺規定 “外籍飛行員駕駛我國航空器從事通用航空飛行,須由民用航空局商總參謀部審批。”并對外籍飛行員本人及其執行國內飛行任務,規定了嚴格的審批流程。這些客觀情況致使公司無法完成原設想安排給約翰·維爾遜的飛行任務。

航空公司同時稱,2016年3、4月間,公司已經就解除雙方勞動合同關系進行了協商。由于約翰·維爾遜聽不懂中文,公司與其愛人進行了溝通。2016年7月,公司人力資源部又與約翰·維爾遜進行協商,但遭到其拒絕。2016年9月1日,公司再次與其進行協商,并正式通知其勞動合同關系解除。

航空公司稱,未拖欠約翰·維爾遜的工資。工資扣減部分為其依法應交的個人所得稅,符合法律規定。公司已于2016年9月1日,向約翰·維爾遜提出解除勞動合同關系,并同意支付相應經濟補償金。約翰·維爾遜對此知情,故不存在拖欠其工資及支付25%的經濟補償金;飛行執照屬于個人擁有的資格證件,其年檢費用自然應由個人承擔,公司不應承擔該筆費用;約翰·維爾遜于2013年10月30日簽字確認,自愿放棄在中國境內一切社會保險福利。因此,其要求公司支付其社會保險費沒有事實依據。

勞動仲裁委審理后查明:雙方于2013年10月簽訂了自2013年11月1日起至2018年10月31日止,為期5年的勞動合同。雙方約定:“……在本公司試飛中心部門從事飛行工作”,“工資待遇:3萬元/月,飛行小時補助按公司的相關規定執行。”

航空公司的工資表和約翰·維爾遜的銀行卡個人賬戶對賬單上顯示: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期間,申請人每月收入3萬元;2015年1月至2016年8月間,被申請人每月扣發5307.30元左右的個人所得稅。約翰·維爾遜的銀行卡個人賬戶對賬單上顯示收入2.4865萬元/月。地方稅務局登記顯示:約翰·維爾遜自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期間無繳納個人所得稅記錄,自2015年1月至2016年8月期間,顯示每月有5307.30元左右的個人所得稅繳納記錄。自2016年9月底起,約翰·維爾遜未在公司工作。2016年9月起,公司停發了約翰·維爾遜工資。自2013年11月至2016年8月期間,申請人的交通補貼、防暑降溫費等被代領。公司未給約翰·維爾遜繳納自2013年11月起至仲裁申請時間的養老、醫療、失業等社會保險費。

勞動仲裁委同時查明,2014年4月,約翰·維爾遜在航空公司以外的飛行公司進行了恢復訓練和執照年檢。從飛行記錄查明,約翰·維爾遜自2013年11月至2016年11月30日共飛行16小時6分鐘。約翰·維爾遜的妻子高某在仲裁申請前,曾收到過并沒有標注用人單位名稱的“解除(終止)勞動合同證明書”。但其同時稱,并未交給約翰·維爾遜本人。航空公司也承認“解除(終止)勞動合同證明書”上沒有任何用人單位名稱。

航空公司并沒證據證明,因約翰·維爾遜是外籍而不允許飛行的記錄。

裁決

單位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

勞動仲裁委認為:雙方合同明確約定的“工資待遇:3萬元/月,飛行小時補助按公司的相關規定執行”,常理推定應為稅前工資。但從工資表上和約翰·維爾遜的銀行卡個人賬戶對賬單上顯示,自2013年11月至2014年12月,公司實發約翰·維爾遜每月3萬元,但約翰·維爾遜在稅務局沒有繳納個人所得稅的記錄。可理解是稅后每月3萬元工資,也可理解非稅后每月3萬元工資。因自2015年1月至2016年8月,公司每月代扣5307.30元左右的個人所得稅,并繳納到稅務機關的事實,又因約翰·維爾遜未能提供是稅后3萬元/月工資標準的有效證明,根據《個人所得稅代扣代繳暫行辦法》等法律規定,約翰·維爾遜關于“請求裁決被申請人補發從2015年1月起至裁決生效之日止扣發工資5307.30元/月;經濟賠償金(按扣發工資25%計算)。合計132682.5元。”的仲裁申請不予支持。

此外,國家相關部門出臺規定 “外籍飛行員駕駛我國航空器從事通用航空飛行,須由民用航空局商總參謀部審批。”是規范外籍飛行員在我國飛行,并沒有禁止。同時,航空公司并沒證據證明因約翰·維爾遜是外籍而不允許飛行的記錄。故客觀情況發生變化解除勞動關系的依據不成立。

約翰·維爾遜稱,因公司的阻止,導致其無法正常上崗工作。公司未能就約翰·維爾遜不能到崗的原因舉證說明,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勞動仲裁委認定系公司的原因導致約翰·維爾遜不能正常工作。按照《河北省工資支付規定》第二十八條“非勞動者本人原因造成勞動者停工一個月以上的,用人單位應當支付生活費。生活費標準為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百分之八十”的規定,公司應向約翰·維爾遜支付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約翰·維爾遜未為公司提供勞動期間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百分之八十生活費。考慮約翰·維爾遜的特殊行業的價值,且系外籍人員在中國境內生活,如果僅有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百分之八十收入,無法維持其及其家庭的正常生活,故支持生活費標準為申請人的勞動合同中約定的工資標準的一半,即每月1.5萬元(稅前)。從2016年9月至2017年1月的生活費共計7.5萬元(稅前)。

關于“執照年檢和體檢及工作簽證的相關費”應由哪方支出,因雙方當事人都未能舉證證明,勞動仲裁對此請求不予支持。但約翰·維爾遜于2014年4月在航空公司以外的飛行公司進行了恢復訓練和執照年檢事項,均發生在勞動關系建立以后,且與飛行工作有重要關聯,且數額較大。為了合理、合情分擔費用,支持航空公司支付約翰·維爾遜執照年檢費用的一半,即2萬元。雖然約翰·維爾遜書面表達自愿放棄由公司為其繳納社會保險的意愿,但該約定違反國家強制性法律規定,屬無效條款。航空公司依法為約翰·維爾遜繳納社會保險費是法定義務,因此裁決公司應為約翰·維爾遜繳納自2013年11月起至2017年1月間的養老、醫療、失業等3項保險費用。

解除勞動關系是雙方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故對被申請人請求仲裁委裁決解除申請人與被申請人之間的勞動合同關系,法院不予支持。

經調解無效,勞動仲裁委最終裁決:航空公司一次性支付約翰·維爾遜:2016年9月工資30000元(稅前);支付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間生活費(標準為勞動合同書中約定的工資標準的一半),每月15000元(稅前),共計75000元(稅前);航空公司一次性支付約翰·維爾遜于2014年4月在被申請人以外的飛行公司進行了恢復訓練和執照年檢費20000元;雙方按照法律規定共同于裁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補繳自2013年11月至2017年1月間的養老、醫療、失業等3項社會保險費;駁回申請人的其他仲裁請求;駁回被申請人的反申請仲裁請求。

【編輯】胡雅柔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山东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