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时时彩玩法|山东时时彩试机号

招聘旺季還須提防違法企業“套路”

2019-04-03 09:10:21 來源:勞動報 作者:黃嘉慧

分享至手機

時下,又到了人力市場“金三銀四”的旺季,面對大量的求職心切的勞動者,一些用人單位打著“短期靈活用工”等各種幌子,侵害勞動者的權益。本期勞權周刊將圍繞近期接到的幾則來訪案件,邀請勞動法律專家分析這些公司在招錄用勞動者時所使用的“套路”,以幫助勞動者合法維權。

案例一:交了體檢費卻碰到假人事

外來務工員小張從老家來到上海想找一份“好工作”。就在他在勞務中介公司處挑選適合自己的崗位時,有一名“好心”的人自稱是某公司的人事,表示小張很適合自己公司內的一個崗位,且這個崗位包食宿,這個條件對于外來務工的小張來說比公司開出的任何工資條件都誘人,因為對他這樣一個來上海打工的年輕人,有吃有住比什么都重要,“畢竟上海伙食貴、房租貴,包食宿的話可以省下一個月的工資,寄回老家。”

在這名人事的帶領下,小張跟其他想要入職這家“包食宿”的勞動者一同上了一輛車。不久后,他們到了一幢辦公樓前,進入二樓辦公室后,人事簡單介紹了一下公司的情況,并且著重說了公司的薪資待遇,每人每月4000元。然后,人事表示,要入職這份“包食宿”的工作,必須得先做個體檢,每個人交200元體檢費,入職后會返還。小張心想,畢竟體檢也是對自己身體負責,且外面體檢費他也是了解過的,少則600、700元,貴則上千元,這名人事只收了自己200元,肯定沒有問題,因此他便交了錢,任由人事帶領他前往體檢處。等到體檢都做完后,小張被公司人事告知自己需要再交20元,作為考勤卡的制作費,等到這筆錢交完,就能領鑰匙去住宿的地方了。隨后這名人事在離開前又問小張要了200元,說這是“介紹費”,小張應該要給的。

當天晚上,小張怎么也睡不著,在他看來,這工資還沒拿到就先付了420元,而且這筆錢是不是能拿得回來還不知道。為此,他立即給人事發了消息,問自己何時可以入職?第二天,人事回復了小張一個地址,讓他去那里報到。結果小張過去后,對方非但不承認小張,同時表示自己公司也從未委托什么人事去勞務中介公司挑選職工。聽到這話,小張立馬給“人事”打了電話,誰知道電話卻不再有人接聽。至此,小張才意識到自己是受了騙。

專家分析:職工入職不得收取體檢費

小石頭說法工作室創始人,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石晨陽表示,入職體檢費應由用人單位還是求職者本人支付,除了職業健康檢查費用等法律明確由用人單位承擔外,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實踐中應根據具體情況做出合理判斷。如果入職體檢是由用人單位統一組織安排的,那么用人單位不能向求職者收取體檢費,已經收取的,也應當退還給求職者。  根據原國家勞動部《關于嚴禁用人單位錄用職工非法收費的通知》(勞部發[1995]346號)指出,用人單位不得在招工條件中規定個人繳費內容,當然其中也包括了招聘中的體檢費用,因為這里所指的體檢費用也是公司招聘費用的一部分。

如果用人單位并未通知求職者入職,在招聘過程中對于求職者體檢證明也只有一般性的要求,并與求職者約定,先讓求職者自己墊付體檢費用,待體檢合格入職后,再給予報銷,若不合格則由求職者自己承擔費用,這種約定未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當屬合法有效,對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

但對于小張的情況,石晨陽認為已經明顯屬于被騙,應當通過報警的方式要回自己付出的費用。

案例二:短期工不簽訂勞動合同

小劉是一名“廠哥”,自詡在上海郊區的多個廠里輾轉,干過物流分揀、車間工人等不少工作。但無論做哪份工作,他都從不超過兩個月的時間。

最近,他經前工廠同事介紹,來到了一家零配件公司,做流水線工作。小劉按照慣例,到公司報到的第一天找到公司人事,說要簽訂勞動合同,但是卻被公司人事拒絕了,“他告訴我說,到這家公司工作不用簽訂勞動合同,工資也是做滿20天后現金結賬,但他必須接受公司的管理,即每天早上七點到,七點半開工,晚上七點半下班,每天工作12個小時,每周休息一天,工資按每天300元計算。”小劉一聽人事介紹,首先覺得這公司很“好”,夠靈活,每天工作12個小時,一周工作6天,也就是說每周都可以拿1800元,20天的工資一共是6000元,算得上是他工作以來的“頂薪”了,為此他想也沒想便答應了。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事情出現在他在公司工作的第15天。據他回憶,當天,平時負責管理他們車間的主管通知他們,讓他們停工不做了,理由是因為客戶方面取消了訂單。既然客戶取消了這筆訂單,自然也就不要他們繼續做下去了。對此,小劉并沒有表示驚訝,畢竟自己做的是“短工”,一會兒工期長,一會兒工期短也是正常。但是就當他照常與公司“結賬”時,公司卻表示,由于客戶取消了訂單,并沒有收到相應款項,因此小劉的工資也就不發了。聽到這個情況,小劉頓時火冒三丈:“我活都干了15天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公司這樣的行為明顯就是欠薪。”

專家分析:勞動合同須按規定簽訂

根據《勞動合同法》規定,勞動合同的期限有三種,一種是無固定期限,一種為有固定期限,還有一種為以完成一定工作為期限。由此可見,目前企業用工是臨時性還是長期性,并不能作為判斷雙方是否建立勞動關系的標準。同時,根據法律規定,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的用人單位應當及時足額支付勞動者勞動報酬。雖然勞動報酬的計發既有計時制的,也有計件制的,但不管哪種計算方式,用人單位都應該按規定準時足額支付。

如我們所知,勞動關系的建立系以勞動者是否以用人單位職工身份工作,其從事工作是否用人單位業務組成部分,其是否按用人單位的要求提供勞動并接受用人單位的管理監督等為判斷標準。對于勞動者已提供勞動,雙方間關系符合上述勞動關系構成要件的,即使沒有書面的勞動合同,勞動者的合法權利也同樣受勞動法律保護。

因此,根據小劉的情況來看,他在工廠工作,按天數計算工資,且每天都要接受公司的管理,并需遵守公司規章制度,說明他在工作期間,已經與公司建立了人身隸屬關系,很有可能屬于“以完成一定工作為期限”的勞動關系,且不簽訂勞動合同、不確定合同期限等,并不是他的責任,他完全可以通過勞動監察或勞動仲裁部門主張自己的合法權利。

案例三:未見廠服卻扣了“廠服費”

同樣是工廠工作的勞動者,秦女士就比小劉幸運得多,因為她不僅簽訂了勞動合同,同時也知道自己是與公司指派的勞務派遣公司簽訂的,平日里公司對她們進行管理,而工資、社保等均有勞務派遣公司處理。

乍看之下,秦女士的情況似乎并沒有什么不妥。然而,事情卻發生在公司確定撤銷秦女士所在的這條車間流水線上。一天,公司下發了撤銷車間流水線的決定,對流水線上工作的勞動者進行裁員,對此秦女士及同事也并不擔心,因為公司一直以來工資照常發、社保也正常繳,只要給足足夠的經濟補償金就可以了。然而,誰知道在這個當口,企業卻表示只能給秦女士等勞動者三分之二的補償金,理由是秦女士等購買了兩套廠服,這費用需要從補償金中扣除,除此之外還有車間布置、活動經費等,均攤到每個人身上,需要扣掉三分之一的補償金。對此,秦女士表示了自己的意見:“像一些車間的布置,日常公司搞的文體活動之類的費用,扣除也就扣除了。這‘廠服’我是從入職到現在,連看都沒看到過,憑啥要我們來承擔這筆服裝的費用啊。”

為此,她代表流水線上的同事們找到公司的人事想要個說法,但是人事卻告訴她,這事是老板定下的,找他也不管用,而且老板說了,這廠服的費用是“必須扣”,如果不扣的話那么連補償金也別想拿了。人事都這么說了,秦女士只得任由公司將這些費用扣除后,拿到剩下的三分之二補償金,但是她始終想不通:如果自己見過、穿過這些衣服,那么扣錢倒也算了,如今自己連見都沒見著,怎么就要交這筆“廠服費”了呢?

專家分析:工作所需服裝由公司承擔

有的企業會表示,有些工作服最終是買給勞動者個人穿的,他們離職之后都會拿走,這筆費用理應由勞動者本人承擔。對此,石晨陽認為,應當對工作服進行定性:如果工作服是工作過程中必須穿著的,則該工作服屬于工作必須的勞動條件,那么單位必須無償提供;而如果工作服不是工作時間內必須穿著的,而是為了公司的精神面貌和企業文化,這種情況下,通過工作服獲益的也是公司,應由公司承擔相應費用。

石晨陽說,《勞動合同法》第九條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不得以其他名義向勞動者收取財物;第六十條規定,勞務派遣單位和用工單位不得向被派遣勞動者收取費用。因此,向勞動者收取工衣費、服裝費或工作服錢等做法,均是違反了該條規定,勞動者一旦向勞動監察部門投訴,則必定被責令退回已收取的費用,企業還有可能被罰款。

案例四:不知用人單位耽誤工傷認定

文化水平不高的黃先生長期在建筑工地從事項目工作,做一些設備的裝配、搬運等工作。在老鄉的介紹下,他來到一處項目工程,干起了這里的工作。

進入工地工作一個月后,黃先生發現了問題。以往他在其他工地工作時,快的當天、慢的也在進入工地后的一周內會喊他去簽一份文件,有的項目部簽的是勞務協議,有的簽的是勞動合同,雖然弄不清楚這其中的關系,但他知道簽訂這樣一份文件是上崗前必備的過程。但是在這個工地干活時,既沒有公司的人來找過他,就連日常負責管理他的人也沒有找他簽過任何文件,而社保更是沒提過,唯一的憑證只有在工作一周后,發給他的一張掛在脖子上的臨時出入證。對于這一情況,黃先生雖然感到奇怪,但在和別的工友說起來時,其他人也沒有簽訂過任何文件,而且大家似乎都對這個環節并不在意,因此也就未放在心上。

一天,他正在工地上進行電纜的裝配工作,誰知道在操作的過程中,一根電纜卻突然落下,砸在了他的腿上,導致他當場便暈了過去。工友們看到這一幕,趕緊上前對他進行急救處理,撥打了120急救電話。

他被送到就近醫院治療后,醫生確診他為膝關節韌帶損傷,需要進行手術。在公司墊付了醫藥費后,黃先生好不容易完成了手術,但是他卻幾乎完全無法從事正常工作。在得知丈夫發生意外事故后,其妻子也從老家趕來照顧丈夫。雖然家中有黃先生先前打工的積蓄,但在昂貴的手術費、治療費、康復費等費用面前,這些積蓄不過是杯水車薪。為此,其妻子想幫助黃先生通過認定工傷的方式,向公司要回一些應得的權益。

但在維護丈夫權益的這條路上,擺在他妻子面前的當屬丈夫的勞動關系歸屬問題。按照丈夫僅有的臨時出入證顯示,他應該算是“工程項目地”的人,但這塊項目上有大大小小的勞務公司、外包公司、派遣公司等好幾家,她并不知道該找誰。在和丈夫日常的交流中,她隱約知道要找項目的總負責人,但對方卻告訴她說,黃先生不是“他們的人”,如果要找工傷處理的公司,應當找一家勞務派遣公司。但是,這家勞務派遣公司既沒有負責人在現場,也沒有相應的聯系方式,如此,變相“斷”了黃先生維權的路。

專家分析:工傷認定前要做好勞動關系判別

專家表示,認定工傷的第一步即為確定雙方是否具有勞動關系,如果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系,那么在工作過程中,如果勞動者受的傷害屬于《工傷條例》中規定的情形,即可享受工傷保險理賠待遇。

而在上海,工傷認定需要提交的材料一般包括:工傷認定申請表、與用人單位存在勞動關系證明的材料、醫療診斷證明材料、勞動者本人身份證明、用人單位營業執照等,如有特殊的工傷情況,如屬于因工外出期間導致工傷的,還須提供因工外出情況的說明、證明材料。  工傷認定以與用人單位間存在勞動關系為前提,如無法提供證據證明與用人單位的勞動關系,工傷認定程序則無法繼續進行。如果勞動者還想就自己的傷害事故申請自己的權益,那么可以按照普通侵權造成人身損害賠償的路徑向企業主張民事賠償,這種情況下,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訴。

【編輯】胡雅柔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山东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