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时时彩玩法|山东时时彩试机号

皮影制作傳承人李飛躍

2019-03-22 11:24:17 來源:湖南民生網 作者:陳雪冰

分享至手機

 李飛躍

湖南省木偶皮影藝術保護傳承中心的皮影制作傳承人,在2003年全國木偶皮影金獅大獎賽中獲銅獎;在2005年唐山舉辦中國皮影雕刻藝術大賽和展覽中獲“展覽”一等獎、“雕刻神刀”二等獎;在2006年在金獅獎首屆全國木偶皮影青年技藝賽中獲“偶型設計獎”;在2009年全省藝術節中,獲“田漢美術獎”;2018年被評為湖南省木偶皮影藝術保護傳承中心的皮影制作傳承人。

錐子、鑷子、雕刻刀……李飛躍從背包里翻出一個隨身攜帶的盒子,用衣袖抹了抹,再小心地打開盒子,把里面的寶貝一樣樣拿了出來,整整齊齊地放在桌子上,最后拿出透明牛皮,準備大干一場……

牛皮上開始學

為了能做好皮影,李飛躍可下了不少功夫,我們看到的這粗糙而透明的皮影制作材料,也是他用原生牛皮親手削制而成。

1980年,李飛躍去了廣東學皮影制作技術,從處理牛皮開始學起。“牛皮剛拿來的時候,和我們現在看見的完全不一樣。它是一張帶毛帶血的完整牛皮,要拿草灰、石灰之類的先處理一下,再拿工具一點點刮干凈,只留長毛的那層叫頭層牛皮;再把這頭層牛皮刮到薄薄的,變成干凈透明的樣子。”李飛躍拿著手中的牛皮告訴記者,這樣一塊牛皮要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才能處理干凈,費工費力,氣味也非常難聞。

現在做皮影用的牛皮都有專門的制革廠來做,由機器操作。年輕人已很少接觸傳統的處理牛皮技術,現在整個湖南也只有李飛躍一人會手工處理皮影材料牛皮這門技術了。

在制作室工作幾年后,李飛躍發現只會制作,不會畫畫、設計角色也不行。“那時候,制作和設計是分開的,很多設計師只考慮到角色的樣式,并不考慮制作上的問題,很多角色設計得很好看,給皮影戲演員操作起來卻并不實用。”于是,他又拿起畫筆,開啟了自己的學習生涯……

早上5點,李飛躍便起床出發,騎上一個多小時的自行車到湖南師范大學美術系進修。從前期的素描、速寫、水粉、水彩,到國畫的工筆、寫意,還有圖案、文案等等。他埋頭苦學,而制作室里的工作也沒有落下,每天從學校回來以后,就泡在制作室里完成白天的工作。家就在旁邊的他卻常常睡在制作室里,早上洗漱一下又出發去學校。

“您當時每天白天黑夜連軸轉,會不會覺得很累?”記者問道。

“那段時間確實很累,但后來制作皮影時,進步特別大,就覺得累也值了!”李飛躍答道。

雕刻刀下的精細活兒

打開設計圖,拿起雕刻刀,李飛躍準備進行初步雕刻。“這用刀的功夫可得講究,一起一落都要精準,不然雕刻出來的皮影就不精致。哪根線條用實線,哪根線條用虛線,什么地方先動手,什么地方后動手,看起來簡單,但從圖紙到皮影就有很多講究,這做皮影可是個精細活兒。”李飛躍認真地說。

有一次,李飛躍做一只小青蛙,這只小青蛙要會劃水,還要能吐舌頭、吃東西。“手工制作不同于機器,我們必須多動多想,這樣演員們拿到皮影后才能夠更加得心應手。” 為此,他每天都制作室內設計、研究,吃飯睡覺都會想著,設計稿換了一張又一張。那時候,人們沒有什么娛樂工具,李飛躍就住在制作室里,夜深人靜,他還在里面點燈制作。

“做皮影可不是一下子的功夫,做出來了之后,要給演員們使用,再根據演員的意見繼續修改,我們皮影制作要提供一系列的‘售后服務’。”李飛躍舉例說,《龜與鶴》是傳統皮影經典劇目,里面的龜根據需要,反反復復地調試了20多年。一些經典的皮影角色現在都還在修改之中。

每次有演出活動時,李飛躍都會在演員上臺以前檢查一遍道具,一定要確認了道具完好才能放心。“必須每次都檢查,不然演出上出現‘事故’了,哪個皮影掉個胳臂、丟個腿,這會大大影響演出效果和觀眾的體驗感。”李飛躍說。

上臺前必檢查成了李飛躍一直以來的習慣,這一堅持就是30多年……

“如果您工具箱里的工具,只能帶走一樣,您會選擇什么?”記者問。

“當然是雕刻刀,這雕刻刀可是我們皮影制作者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這不僅是一把小刀,更是我們皮影制作者在制作上精益求精的一種堅持。沒有它,我們就做不好皮影。”李飛躍說。

雕刻板里記傳承

李飛躍從背包里拿出一塊厚度約5厘米的深棕色木板,臉一般大小,中間深深地凹了進去,看起來像極了市場里肉販子用來剁骨頭的砧板。“這是雕刻板,所有的皮影都是在這塊木板上雕刻完成的。”李飛躍介紹。

“這塊雕刻板,您應該用了好幾年了吧?”記者問道。

“哪呀,到現在也才不過一年的工夫。”李飛躍笑著說,這樣大小和厚度的雕刻板,他已經刻穿過20塊以上了。并且每一塊雕刻板都由自己制作完成,對他來說有著不一樣的意義。

“正是這一塊塊雕刻板,記錄著我一生的皮影工作。”李飛躍小心地摸著雕刻板告訴記者,他的父親在皮影劇部工作了一輩子,受父親的影響,自己從小就在皮影戲里長大,對皮影戲有著很深的感情,而從父親手里接過第一塊雕刻板開始,他更是再也離不開皮影了。現在他的哥哥、侄女也都在做這方面的工作,可以算是名副其實的皮影世家。

李飛躍已經退休了,但他還是常常來到皮影制作室指導新人,教授一些皮影制作的技巧。帶徒弟雖然辛苦,但他的心里卻是樂呵呵的。

2010年前后,皮影制作蕭條,整個皮影制作室里就只有李飛躍和幾個老同志。“新人都不愿意花時間來學習,眼看大家都到了要退休年紀,這皮影制作的一身技藝傳給誰去?”李飛躍急得團團轉,每每碰到領導都要提一提招收制作接班人的事。

現在,國家越來越重視傳統文化的傳承,不少學生都從五湖四海慕名而來,學習皮影制作。看到這么多年輕人喜歡和熱愛皮影,李飛躍別提有多高興了,隔三差五就來工作室看看。

“現在您的徒弟也有不少人已經獨當一面甚至自己收徒了,您為什么還常常來制作室指導新人?”記者問道。

“以前的皮影制作室里,還在做皮影的老同志就只剩我一個人了,我得多帶帶他們,將皮影制作這非物質文化遺產完整地傳承下去。”李飛躍表示。

【編輯】陳雪冰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山东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