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时时彩玩法|山东时时彩试机号
您當前位置:湖南民生網 > 民生藝苑 > 文摘

父親,你在家鄉還好嗎

2018-11-19 11:33:08 來源:湖南民生網 作者:劉勇軍

分享至手機

10月27日母校師大八十華誕,28日父親70大壽,26日人還在德國。同伴們似乎還陶醉在異國他鄉的美麗風情中留連忘返,而我早已歸心似箭。參加母校盛會顯然已不可能,但至少還能趕上父親的大壽,于我已是大幸之極了。于是,從柏林到北京到長沙到邵陽,歷經20多個小時的長途跋涉,一路風塵仆仆馬不停蹄。趕到家的那一刻,人已近乎虛脫。

終于見到父親了。他正張羅著招待客人,看到我的那一刻似乎怔了半晌,不知道是責怪我這個長子姍姍歸遲,還是其他,我的內心已然涌起一股長長的酸楚和愧疚。離上一次相見不到半年,父親明顯又消瘦蒼老了很多。和我打了一個照面后便又自顧忙他的去了。

望著他那日漸瘦削的背影,我不禁眼眶一濕。父親當年曾經是一個多么壯實的漢子啊!上世紀八十年代,農村實行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父親從漣源的一個工廠調回當地供銷部門,一肩挑起工農兩個角色,身體仍然棒得像頭牛!但再結實的身體也逃不過歲月的摧殘,何況是常年累月的起早貪黑忙里忙外。年過六旬后,父親身體已漸不如昔,近幾年又患了糖尿病,很多東西都不能吃,身體日漸消瘦,已毫無當年 “大胖子”的半點生機。

我不知道父親年輕時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父親從來不跟我們講他的過去。但是,父親當年那些在天安門留下的紅衛兵照片,那些至今還保存完好的幾大木箱藏書,那些記憶中曾經掛在墻壁上的二胡、笛子、口琴、一些花鳥字畫作品以及父親演戲時用的長矛大刀等行頭,足以讓我想像父親當年的風采和神韻。奇怪的是,父親自從漣源回來后卻很少擺弄這些物什,也不教我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田間地頭,樂此不疲。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一個中年男人的無奈。有時,為了生活,我們不得不學會放棄。如今,那些曾經點亮父親青春理想的物什大都已不知所蹤,我無法體味父親的內心該是怎樣的一種悲涼!唯一還能窺見他當年一斑風采的,就是村里每逢黑白喜事都會請他去,并尊稱他一聲“老先生”。在龍飛鳳舞中,似乎還能尋見父親當年的一些身影。

我和父親之間似乎天生就存在一種莫名的距離。自幼,我和父親就是聚少離多,真正在一起的日子少之又少。和母親結婚不久,父親就招工去了漣源,由于當時交通不發達,幾乎一年才能回家團聚一次。后來,父親調回家鄉,不久我又小學畢業離家到縣城一中求學,從此他鄉為異客。父親退休歸農后,有時我和妻子也會接父母過來小住,但如果不是我們需要,他們似乎更愿住在鄉下老家。他們覺得農村空氣好,可以種點菜,喂些雞鴨,閑暇時還能和街坊近鄰們打點小牌。比起城市里的拘束,他們更習慣于鄉下的怡然自樂。

父親家教甚嚴,頗有爺爺的大家長作風,在家里總是說一不二。幼時的我卻是十分的叛逆,為此不少挨過父親的棍棒。這使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恨他。直到現在自己做了父親,我才明白他當年望子成龍的一片苦心。幸運地是,我并沒有讓他失望,二十多年前龍門一躍,我成了村里當時屈指可數的一名大學生,最后又成了省會城市的一名國家干部,這使父親覺得很有面子。可惜,他并不知道,他的兒子似乎正在重復著他當年的輪回,曾經的風華正茂曾經的雄心壯志正在被生活一點一滴的消蝕殆盡。這也是我近年來一直惶恐不安的一個原因。

父親是一個內斂不喜多言的人,這一點我和父親極像。這些,都讓我和父親很少交流。參加工作后,我偶爾打電話回去,父親接了,總是匆匆兩句“你們還好嗎”、“給你媽講幾句吧”,便把電話扔給了母親。久而久之,便習以為常了。但有一次,那也是唯一一次,父親在晚上9點左右忽然主動給我打了個電話。父親在那頭停頓了很久,才鼓起勇氣說,你媽到邵陽給你弟弟帶小孩去了,便打住了,沉默了很久最后還是那句“你們還好嗎”。那一刻,我忽然心底一涼。記憶中,父親是一個多么堅強的人。而這一刻,他卻像極了一個惶恐的小孩,就為了跟我說幾句話。我終于意識到,父親老了!他想他的兒子了。可惜兩個大男人,除了幾句家常似的問候便再無其它,之后再也沒有接到父親主動打來的電話,他總以為我很忙,或許是害怕那份長久的沉默的尷尬吧。我曾經想,要是有一個善解人意的姐妹多好。現在想來,其實父母更需要一個能和他們噓寒問暖無話不談的女兒啊!這可能成為父母心中永恒的遺憾了。

再次坐在桌前,離父親的生日已經過去一天,窗外月光如水。我很想給父親打個電話,盡管今天早晨才剛剛打過,卻又怕擾了父母的清夢。父親生日那天,兒子高三在校考試,我和妻子只能即日來回。在家的時間,不足8個小時,因為招呼客人而真正陪伴父母的時間幾乎為零,甚至來不及哪怕是一句輕輕的問候。我不知道,我和父親對話的時間和次數還有多少,但聊見一次就少一次已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這使我一直以來都無法原諒自己。

寫下這些,心情總算平靜少許。朦朧中仿佛又看見父親的背影,時胖時瘦時高時矮,或端坐于辦公桌前,或勞碌于田間地頭,或馳騁于沙塵之中。我的鼻子一酸,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了下來。

父親,你在家鄉還好嗎?

【編輯】陳雪冰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山东时时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