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时时彩玩法|山东时时彩试机号

編者按

 他是繼“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之后,湖南省農業科學院第二位院士院長。去年11月27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公布增選結果的那一刻,新晉院士鄒學校對自己的成功當選“并不太意外”,因為“之前準備了十幾年”。

  “這不僅是個人、團隊的榮譽,更是‘辣椒的榮譽’,說明越來越多的人喜歡辣椒。”鄒學校笑著說,“作為研究者,我們不要辜負這份榮譽,要研究創造出更多符合人們新需求的辣椒品種。”
作者:

高考改變命運

1963年,鄒學校出生在衡陽縣桐梓鄉一個農民家庭,是高考改變了他的命運。拿到湖南農學院的錄取通知書時,父母為他的學費借遍了所有親戚朋友,仍是一無所獲,最后實在沒辦法,父親用外出打工一個月掙來的幾十元工錢,才給他買了一床棉被、一床蚊帳,做了一個木箱,湊足了去長沙的路費。

  鄒學校的大學生活雖然艱苦,但良好的學習氛圍讓他更加奮進。為了不再給家庭增添負擔,鄒學校節衣縮食,大學四年僅花了家里不到一百塊錢。就算在這種情況下,畢業時他還是選擇考研究生繼續深造。

  參加工作后,鄒學校先后獲南京農業大學農學博士學位和華中科技大學管理學博士學位。30余年來,他主持、參與國家、省部級項目50余項,4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6次獲得湖南省科技進步獎,兩次被湖南省人民政府記一等功,還榮獲中國青年科技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光華工程科技獎、何梁何利獎等獎勵。他在辣椒優異種質資源創制、育種技術創新、新品種培育等方面取得了系統性、創造性成績,帶領團隊育成我國栽培面積最大的系列辣椒品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3項和省部級一等獎2項,出版學術著作16本,發表學術論文160多篇。

  目前鄒學校還主持打造了“湘研辣椒”馳名品牌,加快了我國蔬菜種子雜種化、規模化、產業化進程;成立了國家特色蔬菜產業技術研發中心、國家大宗蔬菜產業技術體系長沙綜合實驗站、農業部華中地區蔬菜科學觀測實驗站、湖南省蔬菜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為世界一流的辣椒育種與資源創新研發平臺,為辣椒產業發展提供有力的技術支撐。

小辣椒成紅火大產業

 作為湖南人,鄒學校愛吃辣、能吃辣,也擅長研究“辣”。湖南的氣候高溫、高濕、寒冷,形成了獨特而豐富的辣椒地方品種,而鄒學校的研究工作就是把外地辣椒優質品種引進來,與湖南本地品種雜交,形成新的品種。但是,品種的使用一般是逐年退化的,所以,鄒學校的科研工作一直不能停止。

  經過多年的科研,鄒學校帶領團隊通過系統評價,篩選出426份優異種質資源,被湖南、江西、安徽、江蘇等省的湘研、興蔬、永利、長研、贛椒、蘇椒、皖椒等國內十多家育種單位廣泛直接或間接應用。他們通過系統研究辣椒與甜椒變種間雜種優勢,培育出優勢強、風味獨特的微辣型辣椒新類型,現已成為我國鮮食辣椒的主要類型。同時,團隊在辣椒種質資源創制、育種技術創新、新品種培育等方面也取得了系列創新性成果。迄今為止,鄒學校帶領團隊已系統搜集、保存國內外辣椒種質資源3219份,建立了我國材料份數最多、為全國蔬菜科研機構共享的辣椒種質資源庫,育成我國品種最多的辣椒骨干親本,累計新增社會效益584億元。

  “現在,湖南的辣文化在全國蔓延,與一項研究成果——微辣型辣椒有著莫大的關系。”鄒學校說道。上世紀80年代末,鄒學校發現了甜椒與尖辣椒(猛辣型辣椒)雜交可以產生一個新的辣椒類型——微辣型辣椒,而且產量極高。有人形容,湖南的辣文化在全國蔓延,完全是從這個品種開始改變的。隨著這一成果迅猛地推薦到全國、全球許多地方,很多原先不吃辣椒的地方,開始接觸微辣型辣椒。現在有人常講,辣椒越來越不辣了,這也是鄒學校的研究成果。

  但對“怕不辣”的湖南人、四川人、貴州人而言,不辣不過癮。于是,鄒學校又將西北的螺絲辣椒品種優化,推出了油閃閃、皺巴巴、脆生生、辣度較高的螺絲辣椒。湖南人最喜歡吃的辣椒炒肉,如果不用這個辣椒品種,就會浪費那一碗肉。“我和團隊還有一個重要的科研工作,就是不斷研發新的品種,讓大家一年四季、在不同的地方,都能吃上當地產的鮮辣椒。像非洲的烏干達等國家,都大面積地種上了我們研發的辣椒品種。”鄒學校介紹。

把科研團隊帶進“扶貧大軍”

注重實踐、注重產業化是鄒學校科研之路的一大特征。在研究辣椒的同時,他曾對口扶貧國家級貧困縣瀘溪縣20年。

  瀘溪種植辣椒歷史悠久,這里獨特的地理條件和宜人的氣候優勢,孕育了種類多樣、個性不一的特色辣椒。但另一個情況是,瀘溪是國家級貧困縣,長期以來,當地農民靠天吃飯,絕大部分農民沒有脫貧。鄒學校首次來到瀘溪時,看到這里不論是氣候條件還是土地條件,對于種辣椒來說,都堪稱“優越”,以至于他感慨:“這樣的自然資源,種植辣椒最合適!”但當鄒學校第一次把博辣紅牛等辣椒新品種帶到瀘溪時,不少村民都搖頭:“產量翻兩三倍?不相信!”這其中就包括興隆場村民李建成,以他的經驗,村里種了那么多辣椒,碰上年景好,畝產達到兩三千斤已頂天了,“翻兩三倍,怎么可能”?

  但鄒學校還是帶著自己的研究團隊以及科研成果——辣椒新品種加入了“扶貧大軍”。20年來,他在當地推廣了興蔬301、興蔬皺皮辣、博辣紅麗、博辣紅牛、博辣紅艷、博辣5號等辣椒品種10余種。在政府的支持下,鄒學校發起了“博辣紅牛”示范種植項目。村民李建成用土地“入股”種植“博辣紅牛”,成了這個示范項目的參與者,他發現通過鄒學校的幫助,確實是做到了“增收兩三倍”——產量從畝產1000公斤增長到3000公斤!鄉親們都說是“種一年辣椒抵三年陽春”!

  農民增收了,鄒學校的名聲也傳開了。豐厚的回報,帶來了種植熱潮,村民們紛紛排著隊,嚷著要加入示范種植項目。辣椒收成好了,瀘溪縣把帶領農民脫貧致富的路子瞄準在這小小的辣椒上,大力推進“產業富民”戰略,發展辣椒等特色產業,在瀘溪縣小章、白羊溪、興隆場、潭溪、洗溪、解放巖等鄉鎮廣泛推廣種植辣椒。

  這些年來,瀘溪玻璃椒美名遠揚,“香飄”海內外,遠銷韓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今年瀘溪縣還與加拿大蒂莫公司簽訂了100噸瀘溪玻璃椒出口合作協議,首批玻璃椒發往加拿大,實現北美市場“零的突破”。鄒學校的學生周書棟至今記得一個細節,當他和同學一起問鄒學校:“老師,您在瀘溪有沒有碰到感覺特高興特幸福的事?”鄒學校這樣回答說:“看到辣椒長勢好,我就高興;看到農民朋友脫貧了,就是幸福。”

他們眼中的“新院士”

“科研態度嚴苛至極,令人敬畏”

  “自2010年4月與鄒老師相識,進而作為導師進行博士后工作,加入鄒老師的研究團隊至今8年。在這8年中,由于鄒老師的工作原因,與他面對面交流并不多,但一直能感受到鄒老師對我的關心和愛護。鄒老師總和我說,做科研不要有太大的思想包袱,只要盡心盡力地實踐就好。同時鄒老師還鼓勵我要大膽創新,緊跟學科前沿,實驗設計要精、細、準,不要怕失誤,要敢于大膽嘗試。包括在生活上,鄒老師每次看見我總會詢問我的家庭、生活近況。總之,鄒老師的嚴謹科研態度、大膽創新的科研思維以及和藹可親的生活方式都是我學習的榜樣,我為能作為鄒老師的學生和團隊成員而自豪。”

  ——歐立軍(學生)

“一絲不茍、嚴謹踏實”

  “目標遠大,規劃嚴謹,無論是人生還是工作,鄒老師都有很好的規劃。在工作研究中,他態度嚴謹,工作認真踏實,做工作從來是一絲不茍。內心強大,勇于擔當,在領導崗位上,無論遇到多大困難,他都能坦然面對、從容處理、毫不退卻、勇于擔當。嚴于律已,平易近人,從不違反原則,對別人的求助,他也能樂意幫助。”

——戴雄澤(同事)

山东时时彩玩法